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经济时评:加息能否抑制政府投资冲动

2018-11-10 19:12:56
经济时评:加息能否抑制政府投资冲动 8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开始实行新一轮的加息。

笔者认为,加息对遏制经济过热、投资失控等效果还待视察,但对百姓影响较大。

2003年始发的本轮经济过热,首先表现为投资失控。

抑制投资提高贷款利率办法得当。

但在中国,这办法很难显灵,原因在于投资结构。

在一些发达国家,推行纯正的市场经济,市场法人是工商投资的天然主体,贷款利率提高,意味着投资成本增大,投资回收期延长,市场风险增大。

所以,一旦贷款利率上调,抑制投资的效果能很快实现。

在中国,经济形态尚属市场与计划的“混合形态”,除了市场法人,政府也是投资主体。

查阅宏观统计报表,外行人也能发现,所言投资失控,主要是地方政府直接投资以及政府控股企业的投资失控。

政府投资冲动很大程度缘于地方政绩冲动,银行由政府控大股,政府投资风险由国家扛着,犹如把钱从左口袋挪到右口袋,不可能如市场法人那般计较投资成本,更不必忌讳投资风险。

为啥一边宏观调控,一边投资增速数倍于GDP增速?这是主因之一。

投资失控还与投资的投向有关。

地方政府投资多半以非生产性投资为主。

这类投资比重过高,必出现进口需求严重不足,外贸顺差过大,直接转变为人民币升值压力。

但是,升值影响出口,出口关乎就业,就业又连着“稳定”。

如此这般,加息或升值,政府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

为啥说加息也有害?对于民企尤其是中小民企,“非公经济36条”形如“玻璃门”,正常信贷很不容易,国家再提高贷款利率,无疑进一步增大经营本钱,致使中小企业生存空间更为窘迫。

当然,此次同步调高存款利率,对不买房或无力买房的大多数百姓终究属于利好。

好歹,百姓手头余钱“贬值”的幅度缩小了一些。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