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

这一次对小福特想法的形成起到极大作用的很2019iyiou

2019-05-14 19:19:35 | 来源: 故事

福特汽车公司忽然换帅,马克·菲尔兹(Mark Fields)被替换掉,这算是5月底的一个大,尤其这件事还与无人车、汽车工业的未来等热点话题紧密相关。

小比尔·福特(William Bill Ford Jr.)领导下的董事会相中的新帅叫吉姆·哈科特(Jim Hackett)。哈科特为人所知的经历,是将一个密西根州的小办公家具厂Steelcase,变成了在美国有声望的企业之一。

被换掉的菲尔兹风度翩翩,是销售和市场领域的名人,然而他的遭遇(或者说业绩)与哈科特恰恰相反。尽管福特挺过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并在其后几年的经济恢复和廉价汽油双重利好的帮助下,创下了销售和利润的双重记录;近年来面临的却是利润下滑,股价下跌,以及来自董事会和投资人对于其无人车研发滞后的隐忧。菲尔兹未能成功说服小福特以及董事会,他们并没有被未来抛下。

这一次,对小福特想法的形成起到极大作用的,很可能是硅谷。

有这么两件事。

一是临近他在eBay董事会的任期将满时,意识到自己所担任的这个角色给福特公司带来了多大的优势,使他得以看到、体会到那个领域的文化,与他在底特律所熟知的企业文化之间,是多么戏剧性地不一样。

目睹硅谷的公司如何占领了未来,让他明白,老牌汽车制造商们必须经历怎样的脱胎换骨才能活下去。此外,这期间所感受到的整个硅谷那种“朋友加敌人”(frenemy)的气氛,对于他来说更是完全陌生的。在汽车行业,黑白分明,竞争对手就是竞争对手;而在硅谷,全是灰色,每个竞争对手都可能在对方的公司里有投资,或者有很多单项的合作。

第二件事也因此而起。eBay的10年董事经历给小福特带来了极大的思想冲击,他决定要带领自己公司的董事会去硅谷走访一趟。就是在这一次走访中,他意外地发现,董事会成员之一吉姆·哈科特跟湾区的个个都熟。

62岁的哈科特先生在执掌办公家具公司Steelcase时,便因改革办公空间的设计,以适应硅工、码农军团的工作方式,而在湾区享有盛誉,但当时的哈科特肯定没有想到,这竟然给他以后的职业生涯带来了重大机遇。小福特看重的,除了他在硅谷的人员关系外,更重要的,他需要这样一个人,将硅谷文化注入福特公司。

这两件事中,件告诉他,行业内将有天翻地覆的变化在前方等着他们;而第二件则是个提示,解决方案可能就在身边。

那一次旅行之后不出几个星期,小福特即任命哈科特为福特智能汽车部门,一个专注未来革新的新部门的头。那一步也许是铺垫,也许是测试,一年以后,哈科特接替菲尔兹成为福特汽车公司的新CEO。

如果小福特在公开演讲中提到的这两件事真的左右了他对CEO人选的决定,那么硅谷在这件事上所起的作用,在我看来,起码是成功制造了汽车巨头家族第四代对未来的恐慌。

在这次换帅之前,福特已经对“未来”有了好几项大手笔的投资。其中引人侧目的是2月份宣布以10亿美元收购匹茨堡一家致力于自驾车人工智能及自驾车视觉研究的公司“Argo AI”;此外,去年夏天投资加州的一家开发高清3D地图的公司Civil Maps,和另一家开发激光雷达Lidar的公司Velodyne;与此同时,收购了旧金山的专车服务Chariot,以色列计算机视觉及机器学习公司SAIPS。

而福特内部,由哈科特执掌的新部门,也从2016年3月的12名员工,猛增到今天的将近600人。哈科特从执掌这个部门到执掌整个公司,基本上代表了小福特所说的:“我们将不再把新兴和核心对立起来,‘新兴’就是我们整个的公司。”

在新任上,哈科特除了要尽快提振福特三年来下跌了32%的股价,更重要的是,要确保能让福特迅速行动起来,为未来做好准备。

但是这未来是个什么样子?

目前可以看到的是,自动驾驶已经到来。硅谷巨头优步等都先后在美国的一些城市对这一未来愿景进行了测试;与此同时,传统的汽车制造商,比如福特、通用也都纷纷开始砸钱转向。

要对这个让小福特彻底不淡定了的“未来”有个认识,得先来看看各公司之间无人车竞赛之究竟。

无人车有别于传统汽车,主要由这几个组成部分决定:

·激光雷达Lidar系统:它不停地转动,利用激光束来生成汽车所处环境的360度图像。

·相机:利用多幅图片产生的视差来确定与周围不同物体的距离,它也负责交通指示灯和道路指示标志信息的收集,并识别移动物体例如行人。

·雷达传感器:测量汽车与障碍物之间的距离。

·电脑主机(目前多数安装在汽车后备箱):分析来自各传感器的数据,将其与存储的地图进行比较、匹配,从而根据目前的情形作出操作决定。

传感器首先从周围物体中采集信息,包括这些物体的尺寸、移动的速度等,继而将这些物体按其行为归类——自行车、行人、其他汽车、静止物体。

但自驾系统并非整体上从天而降,它的许多特性,各厂家在近年来的新款车型中早已纷纷推出,有一些甚至对大部分司机来说已经非常熟悉,例如雷达、激光探测可能的碰撞,并按不同紧急程度给出不同形式的警告,盲点探测、自动泊车、巡航定速等。这一系列得到了市场认可的成熟技术,协力促进了自驾车的发展。

福特的传统竞争对手们,在这件事上基本没一个闲着的。通用向旧金山的一个应用公司Lyft投入5亿美元,并以10亿美元的价格买下了Cruise Automation,另外还计划在旧金山设立开发中心。

菲亚特克莱斯勒也已经将某技术巨头的自驾技术应用于克莱斯勒商务车,目前该技术公司已在密西根设立了办公室,与菲亚特克莱斯勒协同工作。

本田的技术听上去有些玄乎,它正在设计一种叫做“情感引擎”的东西,据说通过学习驾驶员的判断来给出下一步的操作选择和建议。沃尔沃则在瑞典的哥德堡开启了自驾SUV的试点,这一计划将逐步延伸到伦敦以及中国的一些城市。特斯拉就不用说了,不断在更新那个曾经引发严重事故的自驾软件系统。

真正让小比尔·福特心惊的当然不止这些传统对手,正在进入这个领域的高科技公司们才是他真正的威胁。Waymo的成熟度距离商业化已经不远。苹果的情况不甚清晰,它曾经有个代号Titan的项目,在2016年似乎有些缩水,前不久却忽然获准在加州进行车辆测试。

优步近被Waymo缠上了官司,控其使用盗窃来的知识产权,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它仍然继续在匹茨堡和亚利桑那的坦佩推出自驾车雏型。

至此,汽车业的中坚,福特、通用或者大众将不再是为汽车业订立标准,引领风潮的力量,它们如果能够有幸不被淘汰的话,也将不得不与新闯入的高科技世界分享这一荣耀。菲尔兹先生,这位在福特工作了28年的老兵,已经成为这一轮变幻中的首位耀眼受害者。

另外,摆在所有无人驾驶技术倡导者和开发者眼前无法回避的一个阴影,是去年5月丧生于特斯拉S型轿车自驾模式下的40岁男子乔舒亚·布朗。尽管业界给出了各种解释,如果这样……或者如果这样……这个惨剧是可以避免的;尽管特斯拉老板埃隆·马斯克也宣称系统已经更新,类似事故将永不会再发生……可这一系列的尽管,在人命面前怎么都还是显得无力。

2017年6月2日,FT登出一篇报道,Waymo开始了无人驾驶卡车的测试,此举让人不可避免地联想到去年优步在科罗拉多的一次无人驾驶实验。当时卡车司机坐在驾驶舱后排,这辆车安全行驶120英里完成了啤酒快递任务。“司机”一词在这个环境中,让人读到了一丝隐隐的不妥。

按照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站上公布的一张各州职业分布变迁动图,卡车司机在很多州占据了多数,因为这个职业一度对于影响美国就业市场的两大因素免疫力。

首先,它对全球化免疫,因为别的国家的工人没法在俄亥俄开卡车;其次,它对自动化免疫,则是因为车不能自驾。眼下这第二个免疫力似乎有消失的可能,那么如此大数量的卡车司机,都将变成刚刚丢了CEO工作的菲尔兹先生吗?

▲1978年各州常见工种分布图:紫色为秘书,草绿色为农民,湖绿色为卡车司机,鹅黄色为休闲业服务人员

▲1994年各州常见工种分布图:湖绿色为卡车司机,紫色为秘书,鹅黄色为休闲业服务人员以及厨师,草绿色为农民

▲2002年各州常见工种分布图:湖绿色为卡车司机,蓝色为计算机分析师,鹅黄色为休闲业服务人员,草绿色为农民,亮黄色为护士

▲2014年各州常见工种分布图:湖绿色为卡车司机,蓝色为软件开发人员,鹅黄色为零售店员或服务行业,草绿色为农民,亮黄色为护士,芥末色为小学教师

低端
上海智慧城市拓展团建
2010年宁波会务企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