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

没有了老朋友的人人网还是那个人人网吗

2019-05-15 00:33:25 | 来源: 健康

还记得那个帮你找回老朋友、结交新朋友的人人吗?

曾,当我们这一代人还在上大学的时候,人人的火爆和普及程度不亚于现在的。在上面搜索一下多年不见的老同学,或去看看暗恋对象的新动态,人人可谓是人肉神器。

但随着我们这代人离开校园走上工作岗位,慢慢变成头发秃了、肚子也大了的中年人之后,人人就像大学里那个曾经玩得挺好但毕业以后再也没联系过的同学,有些感情你还记得,但就是回不去了。

近,人人突然又回到了聚光灯下。新年伊始,人人公司的股价突然出现大幅上涨,涨幅接近 76%。这把许多人的目光重新拉回在了这个在视野中消失许久的情怀公司身上。

这一次,让人人火了一把的不是那些曾经的老朋友,而是在近期成为风口的区块链。

1 月 2 日,人人对外发布了一种类似比特币的 RRCoin,它可以用于直播、社交游戏、商业推广等多个场景中,一般用户、专业内容生产机构、开发者、广告主等,均可以在系统中获得并使用。

人人声称,将以社交络为基础搭建一个开源的区块链平台人人坊,并成立一个 RRCoin 基金会。

受此利好消息影响,人人公司股价在美股上周三开盘后大幅上涨 47.39%。

不过乐极生悲的故事时常产生。1 月 7 日,根据链科技的报导,目前人人的区块链项目已被监管部门叫停,私募也开始通知退币,公司股价随即下跌 7.85%。

看上去,人人这一次的探索和尝试,也许要以出师未捷身先死来作结了。

这个曾红极一时的社交站,到底经历了甚么?

青涩时期

好多人都知道人人现在的老大是陈一舟,但也许有人不知道,人人的初创始人,正是现在的美团 CEO 王兴。

这个按照传统好学生路线一路从清华走到美国的互联早期创业者,在看到社交络的发展苗头以后,便决定中断自己的博士学业,回国创业。坚信六度空间理论可以带起一波发展高潮的他,前后做过多多友、游子图等产品。但也许是切入的领域太细,这两个产品都没能激起太大的水花。

后来,王兴终于找到了那个理想的场景校园社交。2005 年 12 月,主打大学生社交的校内(人人曾用名)正式上线。开始,它只在清华、北京大学和人大3所学校中提供服务,用户需要使用自己的学校教育邮箱来验证注册。

在进行了大规模的校园推广活动之后,校内的用户数急速增长,三个月内就突破了三万人。

而这1模式也确实抓住了那些大学新鲜人们的社交需求痛点:不用再拘泥于发短信和聊 ,新朋旧友的动态在站上一搜便知。

更重要的是,由于全部采取实名制验证,而且以学校为挑选条件,这类基于真实关系的社交更加具有信赖感。

这就是已经被 Facebook 成功验证过的模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校内的诞生与 Facebook 息息相关,无论是从校园市场开始做起,还是运营模式乃至是界面设计,校内看上去都像是国内版的 Facebook。

(Facebook 和人人的比较,图片来自:ChinaRed)

虽然增长是可喜的,不过伴随着这种模式的昌盛,王兴的创业团队在运营上面的压力越来越大,渐渐变得有些爱莫能助。终究,他选择把校内卖给了陈一舟的千橡团体。

风华正茂

王兴的退出并没有让校内停下脚步,相反,在千橡的帮助下,校内迎来了自己的发展高峰期。

从 2007 年开始,校内开始由初的清华、北大、人大局域,向全国各大高校进行扩张。到年底的时候,已经有 2000 多所高校进驻,拥有超过 1800 万在校大学生用户。

当时带领校内创造这段奇迹的,是一样看好社交络发展前景而选择从搜狐跳槽来千橡的许朝军。

可以说,正是刚刚被千橡团体收归旗下的校内引发了许朝军的兴趣。他和王兴一样对六度空间理论非常感兴趣,而当时自己任职的搜狐,却一心放在业务模式已比较成熟的门户站上面。

在加入校内以后,许朝军不但全力投入自己的精力,还拉来了自己的妻子杨慕涵负责渠道推广。在夫妻俩的共同努力下,校内在中国大学校园中的知名度迅速被打响。

而这个时候的校内,也刚好迎来了中国社交络发展的一个黄金时期。

彼时,微博和还没有出身,稍微带点社交雏形的就是 、MSN 这样的即时通讯软件和天涯、贴吧等论坛了。但是对成长在社会发生巨变、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的年轻人来说,他们对外界事物的好奇和窥探欲从未像今天一样迫切。他们需要更多的渠道和平台。

博客的出现,给他们抒写感想和情绪提供了一片新的天地。年轻人们不用再去买挂着小锁的日记本、背着父母记下自己的秘密小心思,只要有1台电脑、一个账号,你便可以在这张无穷的空白纸张上各抒己见。而且,你还能在中间插上图片,或者配上一段音乐。

简书)

也早已搭起了沟通的桥梁,但在繁杂的联系人列表中,一对一的传统社交方式其实不符合用户渴望建立同好圈的需求;天涯和猫扑上的内容的确丰富得多了,但躲在马甲背后的,谁知道是不是一只正在敲键盘的狗呢?

追随着 Facebook 创办的校内,找到了校园实名社交这片新蓝海。许朝军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社交络在 2006 年是萌芽期, 年是发展期,到了 2009 年将会变成比较成熟的市场,到时候会产生更多的规模效益。

而就像它曾经的 Slogan 一样:由于真实,所以精彩。实名制为校内带来的是高活跃度和高质量的学生用户,他们生产的优质UGC 内容是站流量的重要来源。

那个时候的校内上,除学生们经常发的日常生活状态之外,还有很多关于眼下发生的社会大事件的讨论。不知应该算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引领了趋势,那几年的也格外热闹。尤其是 2008 年,从年初到年尾,大事基本上就没断过。

也正是在那几年,校内的用户活跃度在早的围观改变中国运动中达到高峰。这些处在象牙塔中时间充裕、好奇心强的活跃用户们,正体验着前所未有的高社会参与度,而社交络则成为他们几近所有的情绪表达出口。

衰败与转型

虽然立足于学生群体帮助校内在社交络市场中站稳了脚跟,但他们其实不满足于此。

2009 年,校内更名为人人,希望进一步扩大自己的用户群体。

那个时候,市场上还有很多基于兴趣爱好的社交络产品,其中代表性、也对人人产生威逼的,就是开心。

跟人人不同,开心开始的目标用户是白领。在建站早期,他们主要依靠1些小的游戏来吸引用户。大家耳熟能详的抢车位、好友买卖等,就都是他们拉新的利器。

香港硅谷)

这些游戏以组件的形式出现在站上,可以不断推陈出新。因此开心的主要功能也变得非常丰富,可以聊天、分享音乐、玩游戏等等;他们的商业模式也因此变得清晰,即广告+社交游戏。

虽然双方针对的目标用户群体不太一样,但从运营模式上来看,人人和开心实在是太过相像。一样是实名制的熟人社交,就连主要功能都差不多。

为此,双方曾经展开了一段极为激烈的市场竞争。在开心引起广泛关注之后,千橡买下了 的域名,推出了另一个开心,并在 2010 年宣布自己旗下的两家社交站人人和开心正式合并。

这样一来,原本属于开心的关注度和流量,一下就被千橡集团给截流了。两家还因此而对簿公堂,闹得不太愉快。

让人人倍感压力的不只是开心这样的同期选手,在日新月异的互联时代,后浪总是比想象中还要强劲。

2009 年,当人人和开心还在等待判决结果时,新浪微博已经横空出世,开始引领新的社交络发展潮流;随后出现的,还有更年轻更强势的,以及各种走小而美线路的豆瓣、知乎、陌陌们。

(图片来自:路透社)

它们所代表的,是社交络的一次全新迭代:从 PC 端转向移动端,从开放平台走向封闭圈子,从单一的社交平台变为多种内容的混合体而在这里,全然没有了人人的立足之地。

有人曾把人人的衰败归因于内部管理混乱,这个说法不无道理。当时,为人人的成长立下汗马功劳的许朝军已经离开人人加入了盛大,陈一舟自己接收了人人。

人人)

尽管凭仗广告+社交游戏的模式,人人成功于 2011 年在美国上市,获得了资本市场的认可,但在高速增长的惯性之下,公司内部的问题却不容小觑。人事结构方面,主管市场推广的杨慕涵与陈一舟产生分歧,后来选择离开人人;副总裁杜悦也与陈一舟不和已久,他更是在离职时写了一封言辞激烈的邮件,直指陈一舟非常负面(Very negative)。

(被曝光的杜悦离职邮件,图片来自:新浪科技)

高层频繁变动的结果就是,人人从公司发展策略上开始自乱阵脚。

有人曾评价陈一舟爱搞投资,但产品对产品的敏感不太够,这点在人人的产品功能迭代上有很明显的体现。或者说,人人近几年的功能迭代基本看不出章法,在 年这段其他社交产品迎头赶上的关键时期,人人几乎没有做过什么有效的改进和更新;相反,他们还自摆乌龙似的推出了一些槽点满满的新特性,比如让所有人都看到你的黑历史的过往的今天。

比特)

再后来,人人居然还做起了类似 Instagram 的图片社交,站上原来活跃优质的 UGC 内容,也渐渐变成了无味的鸡汤。这些变化非但没有为公司带来太大的回报,反而伤害了很多早期用户的用户体验。

2015 年,人人放弃了曾经核心的特性实名制,开始彻底的转型。

如今再打开人人的 PC 端主页,你会发现原来熟悉的那个充满老朋友们状态分享的时间线主页,已经被各种红主播所取代,这是人人为其新推出的人人直播所设置的一个入口。尽管用户还是可以点选侧边栏中的新鲜事跳转到原来的人人页面,但只要打开 这个域名,都会先看到这个直播入口。

在移动端的转变则更为彻底。在 App Store 的产品介绍页面,我们可以看到,人人对自己的定位已经变为校园直播交友。

图片、直播、短视频,如今什么火,人人就做什么,但在什么东西都套上去以后,想象之中的叠加效应却没有出现,单看这其中任何一个细分市场,人人似乎都没能获得特别令人满意的成绩。

对人人来讲,它成于校园,但后来的衰落也与一开始的定位脱不了干系。在刚起家的时候,校园社交是帮助它飞速成长的利器,但当那些曾经活跃的学生用户伴随着升学与毕业渐渐淡出这个曾记录自己青春岁月的站时,人人的价值可能也就剩下在上面人肉和扒黑历史了。

因此选择改名为人人、放宽注册限制、强推社交游戏等方式,就成为它续命的丹药。但如果从做大平台的角度来看,这条路上已站满了很多先来的玩家,想要从中突围并不容易。

(现代人的一天,图片来自:营销启示录)

没能赶上移动互联的发展大潮更是一个致命性的因素。从简单粗暴地借鉴Facebook 的 app 页面,到后面其实不清晰的产品迭代逻辑,人人此前在移动端的布局效果聊胜于无。

到头来就是,他们希望拓展的新用户群体并没有来,而原来的那批忠实校园用户,也渐渐地流失掉了。曾经的国内大实名制社交络平台,就这么一点一点地没了声音。

人人还在,只是不再是我们熟悉的那个了

如果不是因为人人要做 RRCoin 的,我可能都不会想起来再去登录一下自己的人人账号。跳过首页五花八门的直播推荐之后,终究又见到了久违的时间线。只是,有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人人居然还在

我看到一位久未谋面的朋友发了这么一条状态。而这一条信息,还是发自 2017 年 1 月。是的,在我的时间线中,好友的活跃记录已经是差不多一年前了。

身旁的观感确切也是这样,曾每天上课刷人人的朋友们,现在早就变成了刷朋友圈、打农药、看视频。我们没必要再去人人上寻找老朋友,而想要认识新朋友,也有更多更有趣的产品可以尝试。

数字所出现出的结果更加残酷一些。在 2011 年刚上市的时候,人人的市值高达 74.82 亿美元;而到了今天,这1数字已缩水到了 8 亿美元。

华尔街)

我们曾经历它的年华,但如今似乎芳华已逝,斯人不再。

但就在大家都觉得作为社交平台的人人已没落了的时候,这台老车也在为自己寻觅新的出口。2015 年,陈一舟宣布,公司将转型做金融投资。

其实从 2009 年 2 月开始,人人公司就已经开始在金融投资领域进行布局。截至 2015 年底,人人共发起或参与投资达 37 次,其中 13 次产生在互联 + 金融领域。

这里面,有位居美国互联金融企业前 50 名的分期站 SoFi、股票组合交易站 Motif,和房产众筹平台 Fundrise;在国内,人人也先后对雪球、金斧子、票据宝等平台进行了投资。

福布斯)

促进这一切的,正是被认为把人人的一手好牌打烂的陈一舟。作为一个眼光的投资高手,他曾经由于几次成功的投资被业界认为股神,如今,他也准备用精明的投资来为公司力挽狂澜。

我们是一个运营型的公司,投资只是我们辅助的手段,为股东创造财富的手段,也是公司生存的手段。

不过就像投资高手们喜欢放长线钓大鱼一样,陈一舟看好的,除这些公司能够带来的财务回报之外,更多的是它们能够对公司的现有业务所进行的改造和融合。比如人人早年投资的 SoFi,就是把社交和金融结合在一起的校园贷服务。

他还曾经在采访中表示,之后,互联金融业务或将成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

(人人分期,图片来自:TechNode)

从人人的财报中可以看出,金融在公司的业务布局中所占的比重的确愈来愈大了。只不过,亏损也是常有的事。

陈一舟瞄准的另一个新领域是交通。他认为,智能的出现完全颠覆了交通行业的传统模式,这方面也大有可为,尤其是与金融行业相结合之后,这里面会迸发出很大的想象空间。

目前,人人已经投资了美国卡车 O2O 公司 Trucker Path、国内的罗计物流,和二手车电商平台易拍,他们还推出了自己的二手车金融服务人人租赁。

在 2017 年第三季度,二手车业务总计为人人公司创造了 4230 万美元的营收,帮助公司的总营收获得了 245.3% 的增长。

前几天,人人的股价又由于要进军区块链市场的消息而出现剧烈波动,虽然 RRCoin 的发行疑似被紧急叫停,但相信人人在互联金融领域的探索脚步不会轻易停下来。

这样的人人,的确与我们印象中那个记录青春岁月的社交站大不相同了。

今年,批 00 后就要走入大学校园,迎来他们多彩的 18 岁了。对他们来讲,人人这个主打校园社交的站,已经成为一个异常陌生的字眼。

而曾见证它辉煌与传奇的批 90 后们,早已离开校园多年。在繁忙工作之余,还有谁能想得起那个帮你找到小学同学的人人呢?

也许不是我们抛弃了它,而是它已成为了历史。

有点盆腔炎怎么办
分泌物增多是怎么回事
得了盆腔炎该怎么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