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乌托邦

2018-11-20 16:39:04
乌托邦 当个好东道确乎不容易,端茶倒水擦桌扫地辛苦半晌,怀里还揣着满心的忐忑。

生怕1失手,拍马屁拍到了马蹄上。

如今的乌克兰,就走着这样的背字儿。

一场欧洲杯,几番惹是非。

因为政见不合,欧盟大佬们发了狠,甩下脸子拂袖离席;接着因为大规模杀狗,引来动物保护主义者群起攻之;再加上满大街抗议的裸女,把自己整得是满脸乌青。

这还不算完,又有一帮好事者跑到荷兰队眼前闹事,守着黑人球员学猴子叫。

这次乌龙可算摆大了,“打伞哥”范博梅尔那点火就着的性子按捺不住,发一声喊威胁退赛。

一时间满城风雨,沸反盈天。

球队退赛,球迷退票,球赛退变。

如果这一切都成了真,那末乌克兰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本想露脸却狠狠丢了一回人。

照理说,乌克兰是不应该有种族主义存在的地区。

二战期间,这里遍布着众多的集中营,成为纳粹的屠场和犹太人的地狱。

切肤之痛至今未曾消弭。

但使人遗憾的是,如今在东欧一些地方,种族主义仍然如附骨之疽,终是阴魂不散。

足球应当远离歧视。

这是一项不分种族、超出国界、无关信仰的游戏,其实不为一群人所独有。

球场是一个华丽的舞台,围绕在足球左右,展示出的是人类所共有的那些杰出品质——勇气、智慧、决心。

那些由于肤色差异而滋生的傲慢与偏见,放在这里都显得如此卑贱。

只可惜,乌克兰依旧不是“乌托邦”。

前行的路,还很长很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