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3月份支出13万亿财政紧急花钱的背后

2019-03-16 21:07:12

3月份支出1.3万亿:财政紧急“花钱”的背后

长期观察中国国库数据的人可能会在3月10日和4月15日这两个时间节点上,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

中国央行的月度金融统计数据报告显示:2月末,中国国库里的财政性存款新增了4222亿,一季度末的新增存款则骤减为950亿。整个3月,财政收支相抵,所剩不多。

财政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今年前两个月财政支出合计为1.7万亿,3月一个月的支出接近1.3万亿。这1.3万亿中,90%以上都由地方政府支出。

此时并非年末“突击花钱”时节,3月财政为何突然花钱?用刘东的话说,是被财政部给催着花出去的。

短信

刘东是华东一个地级市的财政局长,上个月他所在的城市,财政支出比原计划扩大了近5%。“3月一下进来好几个项目,人手不够,还要按照省里的进度要求,不过支出终于完成了。”回想起来,他觉得很庆幸。

刘东所说的“省里的要求”,其实是他收到的省财政厅上级领导的一条短信。短信内容是财政部发出的一份“口头通知”,要求各省财政厅、财政局在3月加快支出进度,财政部将在季度结束后向国务院专题汇报财政支出。

各地立即心领神会。一位地方财政局农业科的科长说,农业类相关支出的大头一般都在每年5月、6月之后,但是接到加快支出的指令后,他们将项目资金从国库暂时存放到财政专户,用这种办法加快了支出进度。“也就只能这样了。”这位科长说。

同样遭遇的还有东北某省会城市的财政局。今年前两个月,这个城市刚刚冻结了全部基础设施类投资,等待中央出政策,但在收到财政部口头通知后,财政局也不得不加快了投资项目的支出进度。

刘东本以为,在经历了季度经济增长下滑后,中央可能会出台一些引导投资方向的政策,由此来决定地方财政未来的投资方向,所以一直在观望,手头的钱也都卡得很紧。没想到,财政部很快在3月初传递了加快支出的要求,一时间他手忙脚乱。

在收到财政上级领导发来的短信之前,刘东一直认为,前两个月的财政支出进度出了问题。

财政部数据显示,2014年前两个月,农林水支出只同比增长了2.8%,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仅同比增长3.7%,住房保障支出和交通运输支出甚至还同比下降了6.8%和1.4%。整个财政支出合计为1.7万亿,收入却要高得多,前两个月产生了7800多亿的盈余。

这也是2月财政性存款突然多出4000多亿的原因。

盈余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微博)认为,2月末政府存款增加4000多亿,是支出出现了问题,主要是八项规定等政策、往年的结转结余资金沉淀以及现在经济下行带来的地方政府的观望,特别是未来投资方向的观望,让支出进度放缓。

刘东听说,西部的一个省市在安排某项水利资金的时候是按照预算3000万安排,结果年初突然下来一个3.6亿的专项资金,这个省只能先将这笔大资金沉淀下来,因为没有合适的项目支出。

“省市下面的区县对于报项目一点都不积极,造成了大量资金支出进度缓慢。”上述地方财政局农业科科长说,他们还对下面县区人说,要是不报项目,将会在以后减少该县区的农业项目资金,就是这样,都没让区县增加报项目的决心,“我们现在只能先把部门资金转移到财政专户,当然这样做有些不合规,但是没办法。”

之所以不报项目,地方财政部门的想法很简单,少担。上述地方财政局农业科科长说,现在省里对于项目的支出查处非常严格,他所负责的下方的县区的项目,不少地方都不敢领,不敢去做。

“我不做项目,不做事情,也可以到退休,有三公花着,何必去做那些有风险的事情。”上述农业科科长认为。

他说,临近省一个财政资金类项目亏损,一个财政系统的主任科员被抓起来了,在他所经手的项目中,每个都有领导签字,他只是一个执行者,而且查到本身并没有经济问题。后来在海洋渔产类里也产生这样的状况,带来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就是,“项目没有人敢立、敢做,资金也就无法支出”。

这位科长坦言,在农业类项目里,财政资金主要是配套和引导作用,而且项目都有一定的风险性,特别是农业类项目,财政资金若是不配套,就算有50%的可能产生效益,投资人也不会去投资的。财政部门能做就是将财政资金将民间投资引导出来,并且每个项目都去实地考察,能保证每个项目真实可靠,但是无法保障每个项目都能成功。

井喷

不过,到了3月,财政支出开始井喷。

公布的季度财政数据显示,2014年月全国财政支出17067亿,3月单月支出则近13000亿;其中地方财政月支出14418亿,3月单月支出接近12000亿。

分项目来看,今年前两个月,占支出比例的农林水,前两个月仅支出了1500亿左右,3月单月支出了近1200亿,增幅从前两个月的同比2.8%迅速提高至12%。

交通运输和住房保障支出方面,今年前两个月同比为负增长,到了一季度末统统“转正”,分别从同比下降1.4%和6.9%,转为同比增长3.8%和12%。前两月交通运输支出为621亿,到了3月支出总计达到1497亿,三月单月支出超过800亿,住房保障支出也大致类似。

刘东所在的市也扩大了支出,比原计划高出了5个百分点,主要是用于基础设施投资。虽然中国人民大学财政系主任吕冰洋认为,中国目前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不会出现,但一位基层的财政系统人士说,他们目前在积极研究PPP公私合作模式,目的就是为将来吸引社会资本进入基础设施。

“政府手里的那点钱对于新一轮的基础设施投资是有心无力的。”上述基层财政系统人士说。不过他也承认,三月的财政支出的确比一二月的支出都要大,而且大部分都是项目的资金下来的。

用项目资金来冲刺财政支出进度是有道理的。河南一家地级市财政局局长说,现在每个和财政局平行的机构都有自己了解的一张单子,上面列着自己有多少钱,多少项目等着支出,上个项目还剩多少钱,这是一个和财政系统博弈的过程。但现在不行了,各个有项目、有财力的部门都必须加快支出进度。

“财政部要求两年时间完成的上级拨款项目,本级只要九个月没有支出的,资金将全部收回。”他说。

手机打鱼上下分
欧洲专利申请
如何看手相算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