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快餐店里的人生住了三四年常年趴着睡致胃疼

2018-11-06 09:50:37

快餐店里的人生:住了三四年 常年趴着睡致胃疼

昨日凌晨,姜女士抱着孩子在暂住的肯德基门口散步。王嘉宁摄

鲁大爷称因欠房租被房东赶出来,在肯德基过夜。王嘉宁摄

昨晨,王府井麦当劳,王小超在吃薯条,他断断续续在快餐店里住了三四年。薛珺摄

昨日凌晨,方庄一家肯德基店内有人过夜。王嘉宁摄

昨晨,王府井麦当劳,小黄(左一)和小叶(右一)留宿过夜。薛珺摄

“未婚妈妈带女婴住肯德基50天”追踪

来自湖北的姜女士带女婴夜宿肯德基50余天一事,引发很多爱心人士关注。昨日,姜女士老家湖北大冶保安镇的一名政府工作人员也来到北京,希望为姜女士提供给救助。

同乡捐助7000余元

昨日,面对很多好心人和媒体,姜女士有些紧张和不适,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九个月大的孩子,还是在婴儿车里玩着玩具,面对陌生的面孔并没有哭闹。下午5点半,一家电视台把姜女士接走录制节目。

得知姜女士的事后,北京大冶同乡会发起捐款,昨晚7时,30多位同乡共捐了7千余元,有五千余元已经送到姜女士手中。很多同乡帮助姜女士疏导心理压力,劝她回到老家,给孩子一个安稳的生活。一位同乡劝她,在北京消费很高,生存更困难,靠好心人捐款不是长久之计。

昨日8点多,保安镇政府工作人员鲁先生来到北京,他表示,将会对姜女士做心理工作,劝她和家人重归于好,早日回到家乡。

养父母不再接受养女

昨日,湖北当地找到了姜女士的养父母姜师傅和黄女士。姜师傅拿出一份关于养女的报道说,“她的事,我们不管。她这是瞎说,情况不是这样。”

姜师傅说,他和妻子育有一子,先天智力残疾。1989年,他们收养了时年4岁的姜女士。小时候,姜女士很听话,上高中后变得叛逆,高二就辍学了,开始在大冶一些餐馆当服务员。“辍学后,她总往外跑,有时一夜不回,说她也不听。”

去年初,未婚先孕的姜女士挺着肚子回家,养父母无法接受这一事实,劝说她将孩子打掉,她口头答应,后来却拿着手术费不见了。

去年11月,孩子出生,她带着孩子四处讨说法,并多次被送往当地救助站。后来,经调解,姜师傅夫妻同意让她回家,并帮她支起了一个卖气球的小摊。但是,6月底,她因小事和养父母闹矛盾,几天后独自带着女儿不知去向。姜师傅夫妇表示,即便养女承认自己的错误,他们也不可能再接纳她。

孩子奶奶愿抚养孙女

据知情人士透露,昨日村委会工作人员来到姜女士孩子的父亲沈某家中。沈某的母亲表示,姜女士怀孕之后,儿子沈某一直在外打工,现在已联系不上。

沈某母亲说,他们家庭条件不是很好,但愿意抚养姜女士生的孩子,至于儿子的态度并不明了。不过,她不愿意接受姜女士,儿子沈某也不同意娶姜女士。

进展

当地镇政府愿为其提供住处

据保安镇政府介绍,姜女士从小与养父母关系不融洽,她高中辍学后外出打工,与还地桥镇土库村男青年沈某谈恋爱。不久后,姜某怀孕。姜某多次找沈某讨要说法,发生肢体冲突。经派出所调解,沈家同意补偿姜女士营养费等5000元,双方协商同意姜女士引产。但手术前,姜女士拿着沈某父母给的3000元手术费后一直联系不上。

昨日,来到北京的保安镇政府工作人员鲁先生表示,将了解姜女士目前的情况,尽量去做她的思想工作,让她和养父母一家重归于好,共同抚养孩子,同时做好她养父母的工作。如果不愿意回到养父母家中,将在生活上给予她帮助,给她提供住宿的地方,安排适合她的工作。

深夜,在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里,总有一些人通宵逗留。他们中,有初来北京的外乡人,有错过末班车的学生,有想找个地方落脚的流浪者。昨日凌晨,走访了多家快餐店,记录他们的故事。

镜头1

老少都没身份证肯德基里聊人生

昨日凌晨,方庄一家肯德基店里吹着25度的凉风。靠墙的一排软座上,78岁的鲁大爷和28岁的阿海脚对脚躺着,中间隔着一块挡板。

他们都租住在芳城园小区的地下室。阿海两个月前住进了肯德基,这是因为他租的小屋里入夏以来被子潮得盖不了,后背上都是红点子,腿上也起了水泡,“在这里舒服很多,起码不潮了。”阿海说。

鲁大爷住进肯德基才3天,缘由是他交不起房租,房东不让他进出租屋了,“我不是欠钱不还的人,过两天我就去朋友那里拿钱。”鲁大爷对房东很不满,“这里服务员不赶你。”他偏头瞄着点餐台的服务员,“还能偷着抽上一根烟。”

鲁大爷:过去走南闯北,老来两手空空

凌晨6时,该供应早餐了,服务员在桌上敲两下,鲁大爷揉揉眼睛,拎着包走出餐厅,“睡醒了赶紧走人,不能耽误人家生意。”他要去方庄体育公园活动活动腿脚,顺便蹭看报纸。

他说,自己在顺义、平谷、大兴开过衣帽厂;铝锭、石油生意也做过,“过去我走南闯北,到那儿那儿是家,就没想过要安定下来,对生活考虑太少。”他说年轻时挥霍无度,老了落得个两手空空。

上了年纪鲁大爷发现,现在几乎做什么都要身份证,住店、坐火车,这难住了他。原来鲁大爷年轻时在舞厅里结伙打架,被判入狱,到东北服刑,出狱后由于各种原因始终未落户。

昨日,致电房山琉璃河三街村委会,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担任大队长的霍文启称,鲁大爷从东北刑满释放回来后,经亲属介绍首先落脚到三街村,受聘为熔炼厂业务员,“他原来是北京城里的户口,好像是磁器口那边的,拿着户口迁移证本想落户到三街村,当时居民户口不能直接转成农村户口,结果在村里工作了六七年也没落下户口。”

后来,没身份证的鲁大爷一直也没个安身地,“西站、南站、北京站我都去过,洗浴中心也去,比旅馆便宜多了。”他说,自己有一个儿子,离婚后跟了前妻,不想拖累儿子的他始终不愿说出自己租住地下室的实情。

“我现在就想有个身份证,还能找工作,我有的是才,会管理人。”鲁大爷说。

阿海:花干积蓄,没脸回沧州老家

鲁大爷每天吃两碗面,14元,阿海也吃7元一碗的面,但要多吃一碗。鲁大爷对阿海说:“你没我活得敞亮,这3天我常常坐在斜对角观察你,你有烦恼。”

“是有烦恼,纠结。”阿海腼腆地笑了。

阿海10年没回老家河北沧州了。以前在大连跟着渔船打鱼,两年后老板不给发工资,阿海和工人们告到了海事法院也没要到工资。有两年去西藏修建公路,高原缺氧难受得很,坚持了两年,阿海说老板答应回来就把工资邮过来,结果被骗了,“西藏那么远,还有高原反应,追讨工资也就放弃了。”

近5年阿海在北京打工,有4年在饭店,挣了两万多元,他给自己买了台苹果。刚买完就大病了一场,花干了积蓄。

阿海白天打零工,晚上收工时看到干活的附近有这家肯德基,便就近落脚夜宿了。

说起媒体报道的湖北姜女士与孩子在肯德基住了50多天的事,阿海说:“是不是呼家楼的那家肯德基?我见过她们,真是可怜,应该帮帮她们。”他说,他住过很多家肯德基店,看过很多过夜的,有的拎着大包小包,但都不会搭话,“老人不少,还有精神不正常的。”

几个月前,阿海的身份证丢了,补办需要回老家,但他不想回去,“身上一分钱也没有,咋有脸回。”鲁大爷对阿海说:“沦落到这里过夜,也有我们自己的。”“对,是我自己放弃自己了。”阿海点头。

新京报范春旭

镜头2

“看完升旗尽早买票回家”

昨日凌晨,在距离天安门广场以东不到2000米的一家麦当劳店里,小黄在窗边的高脚椅上坐着玩,偶尔瞅一眼身旁用冲锋衣蒙着头睡觉的同伴。

小黄和小叶是来自广州的驴友。他们还有个同伴小方,睡在亲戚家。3人约好早上到天安门广场看升旗仪式。

面前的吧台上放着一黑一绿两个旅行包,塞得鼓鼓囊囊。小黄是来自广州的大二学生,她高中的闺蜜在北京读书,说非常喜欢北京的人文气息,要留在北京工作。小黄在暑假期末考试之前便打定主意要到北京来看看。

3名驴友7月15日从广州出发,一路搭顺风车北上,北京是他们抵达的第30站。小黄从背包里掏出一张中国地图,上面有一条紫色水彩笔标注的线路,从广州到北京,蜿蜒北上,到达过的地方都被小黄标记了圆圈。

8月17日,到北京的晚,小黄睡在闺蜜跟人合租的房子里,因为回家晚,惊醒了同住的室友,闹了矛盾不好再去借宿。后来几天她睡在望京的一家女生公寓,一晚60元的住宿费对她来说是不小的开支。

近日广州火车站停运的消息让小黄很焦虑。小黄说,出来一个多月她想家了,想看了升旗仪式,尽早买票回家。

新京报李雪莹

镜头3

快餐店里住了三四年

昨日零点,王府井商业街上的麦当劳里,24岁的王小超坐在软椅上吃着薯条。他看上去像个小老头,有抬头纹,脸颊深陷,皮肤黝黑,1米6的身高,瘦得皮包骨。

“薯条是那边桌上捡的。”王小超笑笑说,身上的绿色T恤、右手腕上的紫色手链、左手无名指上的镀金大戒指都是他捡瓶子时捡的。他已经在北京的快餐店里断断续续睡了三四年。

常年趴着睡有时胃疼

王小超说,2007年春节过后,他从河北老家来京,在王府井、西单、宣武门周边捡饮料瓶,晚上睡快餐店。

他每天早上10点左右“开工”,离开麦当劳前,会先去看看有没有客人吃剩的食物可以填肚子,找不到的话,早餐就免了。上午10点到晚上8点,他都在“逛街”捡瓶子。饿了就到餐厅找客人剩下的食物吃,实在找不到,就去买大饼、买馒头。“一张大饼4元,一个馒头1元。吃完找个饭店接点水喝。”晚上10点,他收工,到附近的麦当劳休息。

“夏天有空调,冬天有暖气。”王小超说,他通常是趴在快餐店桌上睡,不盖衣服,偶尔醒来两三次。因为常年如此,有时胃疼。有时候,他三天洗一次澡,有时候半个月洗一次。通常是在零点以后,到麦当劳的厕所里用毛巾擦擦身子。

家人不知他住快餐店

王小超在北京没有朋友,也没有娱乐活动。除了装饮料瓶的蛇皮袋,他随身带着的还有一只铁皮盒和一个硬皮笔记本。铁皮盒子里装着一张小纸条,写着他二舅的联系方式。二舅是他能联系上的亲人。硬皮笔记本,手掌大小,纸张发黄,里面写着他的家庭住址和身份证号码。

据王小超的二舅张先生介绍,王小超是河北石家庄藁城人,母亲怀他的时候,和丈夫离了婚,后来改嫁三次。小时候,王小超跟着母亲改嫁。长到十几岁,家人让王小超跟着姥姥姥爷生活。

张先生说,王小超“脑子有点问题”,经常离家出走,去过石家庄、大同、北京,家人找到他,在家没多久,他又买了火车票走了。后来,家人也就放任不管了。2007年时,他来到北京,去年还在梅兰芳大剧院做过保安,临近春节辞职回了家。今年过完五一,他又来到北京,家人对他在北京住快餐店的情况并不了解。

王小超说,“捡瓶子挺好,不想干了就到麦当劳里休息。”他打算过年时再回家,每年春节母亲和继父、妹妹到姥姥家拜年时,能跟他们见一次。“继父对我挺好,给我买衣服,买,不过被我弄丢了。”

他时常梦到家人,前一阵子他做过一个梦,梦见一辆大车向自己驶来,继父冲上去推开了他,自己受了伤。

新京报李雪莹

友声音

冰靖洁:这位母亲还是为自己和孩子多打算些,这样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

笃笃道:心中的爱,逼她战胜生活,反思,社会保障制度仍任重道远。

北京阀门销售:KFC值得称赞,但如果流浪者都加以效仿,纷纷占领KFC、麦当劳,生意还有法做么?其他正常消费者还有地儿么?

鹍_歌:对这种富有爱心的行为给予支持,但也得注意卫生,考虑一下顾客的感受。

跳跳糖糖猫:孩子可怜,如果找不回失去的亲情,别把孩子影响了,回到有基础有家的地方和孩子一起重新开始一定是更好的选择。(范春旭)

原标题:快餐店里的人生:住了三四年常年趴着睡致胃疼

原文链接:

稿源:西部

作者:

藏记抑菌乳膏多少钱一盒
奥托尼克斯
耐候钢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